出版专著

首页 » 科学研究 » 出版专著 »

《公共服务、家庭结构对劳动力转移的影响及公共政策选择》

发布时间:2017-05-10     浏览次数:

        《公共服务、家庭结构对劳动力转移的影响及公共政策选择》,由杨刚强、孟霞著,人民出版社于2017年3月出版。 

          该书研究认为,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转移、从落后地区向发达地区转移是一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随着我国地区间、行业间要素流动壁垒的逐渐消除,大量农村劳动力开始向城市转移,且规模日益增大,并成为我国城镇化的重要趋势和动力。合理有序促进劳动力转移,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在城镇化进程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公平正义,实现劳动力转移空间与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协同优化,是我国推进以人为核心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

         迁移者个人或家庭利益(效用)最大化,是经济学研究劳动力转移决策的经典假设。而这种效用的最大化,既包含有迁移者所获得的直接经济收益,也包括迁移者所能享受到的公共服务、福利等非直接经济收益。劳动力作出转移的决策,除了理性地为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工资、预期收入而流动外,还会出现寻租的流动,也就是仅仅为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福利待遇而流动和迁移,他们对政府与社会在子女入学、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建设方面有着强烈的期待。但受我国长期城乡二元分割制度的影响,现阶段城乡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差距明显,城乡劳动力转移的过程中,既缺乏相机抉择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机制和相应的配套设施建设,也缺乏均等化享有城市基本公共服务的保障。当城市人口密度超过一定界限时,人均所获得的公共服务水平会下降,导致公共服务的拥塞,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受众的合理化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供需失配”现象凸显。根据国家统计局检测数据,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数超过2.77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9亿人。到2020年,我国城镇人口预计达到8.5亿人,农业转移人口近3亿人,加上其他常住人口,户籍不在常住地的人口近4亿人,解决好这些人落户和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的问题,对顺利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都至关重要。
       社会公共服务资源时空配置格局是影响劳动力转移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对劳动力转移模式和目标区域选择的影响日益突出。劳动力对不同地区公共服务等非经济特征的认识是异质的,且这种异质性可能会影响劳动力转移的性质和强度。家庭结构是分析公共服务与劳动力转移决策双向反馈的重要基础,也是研究公共服务影响劳动力转移一般机制的重要支撑。不同类型家庭特征的家庭会做出差异化的家庭决策,而这种转移决策的动机又源于家庭提升其整体或部分成员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福利水平的内在需求。基本公共服务影响其转移决策的机制正是基于这种内在的需求而发生作用,其作用的途径主要是通过家庭对基本公共服务的选择效应以及与城市制度环境的适配效应来实现。
       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虽然各地区都加大了社会公共事业建设的投资力度,但各地区公共资源配置存在较大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数量和质量上,更体现在其与常住人口的匹配效率。劳动力转移目标区域的选择与基本公共服务集聚存在密切的互动作用。一般而言,具有较好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区域,是转移劳动力主要流入的地区。而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相对较低的地区,是劳动力的流出区域,二者相互作用彼此影响,形成“劳动力转移空间选择-基本公共服务集聚”的大系统。2010年以来,全国“劳动力转移空间选择-基本公共服务集聚”的平均耦合度均大于0.9,总体呈现出先升后降再升曲折发展的轨迹。我国劳动力转移空间选择与公共服务集聚整体上处于高水平耦合阶段,二者关联互动的作用明显增强,耦合度也呈现逐年增强的态势,但二者发展并未呈现出良好的的协调性。就全国平均水平而言,2010-2014年呈现出先升后降的发展轨迹,除2013年呈现出高度协调外,其他年份均为中度协调。其中,西藏处于低度协调阶段,河北、内蒙古、吉林、安徽、福建、广西、海南、重庆、贵州、云南、甘肃、青海、宁夏处于中度协调阶段,其他省市处于高度协调阶段。因此,构建合理引导移民空间选择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置机制,是有效化解城市公共服务资源“拥塞”,满足城市常住居民基本公共服务受众的合理化需求,实现区域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与移民空间选择协同优化的重要途径。
        劳动力转移不仅是农村劳动力简单地由农村向城市的空间转移,更多的是其背后涉及社会福利和公共资源的配置,是一场深刻的社会结构变迁,需要在社会关系的调整中逐步实现社会融合,并在一系列的制度框架下引导并实现社会平衡。因此,促进劳动力合理转移,实现区域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与移民空间选择协同优化,一是要加快推进制度建,积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完善公共服务均等化供给的投入制度,加快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度的衔接。二是要加快体制机制创新,建立健全政府公共产品供给机制,健全区域公共服务协同供给的财政体制,建立与市民化挂钩的财政转移支付机制,激发政府能力、社会动力、市场活力,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成本分摊机制。三是增强改革创新和实践探索能力,积极提高城镇公共服务的综合承载能力,加快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公共服务资源区域空间格局的合理配置。

  • 上一篇:《长江中游城市群蓝皮书(2016)》
  • 下一篇:没有了